您好,欢迎您来到UED用户体验网!
您当前位置:UED用户体验网首页 >> 创业访谈 >> 白鸦:燃烧奋斗

白鸦:燃烧奋斗

2012-06-28 09:38:29 来源:蜗牛男 浏览:2388

从“北漂”的理想青年,到而立之年的离职创业,如果说,三十岁之前,是互联网改变了白鸦的人生,那么三十岁之后,白鸦会在互联网上留下点什么?

文/天下网商记者 曹文君

2011年11月的一天,白鸦在微博上撂下一句话:离开支付宝,创业去了。

白鸦在这个时候创业,多少有些让人意外。

(“逛”的创始人之一 白鸦)

2011年,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寒冬”,资本遇冷、团购网站大批倒闭、中小卖家“抱团取暖”……一切似乎都不是传统意义上创业的最佳时机。

创业后,白鸦似乎锋芒渐敛,微博上的口水战少了,更专注于谈生活、技术。而在此之前,白鸦以及一群“贝塔·朋友”咖啡馆的哥们在微博上开炮是常有的事儿。

这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2011年2月22日,白鸦在微博上炮轰当当网CEO李国庆,预言李国庆和俞渝的婚姻撑不过几个月,并摆下赌局,输了就在杭州黄龙大排档摆流水席请所有转发微博的人吃饭。

一开始只是快人快语,没想到这则微博迅速成为热议的话题。尽管输了赌局,却不影响白鸦兑现承诺,他果真在黄龙大排档请一群哥们喝酒狂欢。

记者见到白鸦时,距离白鸦创办前端导购网站“逛”已有小半年。创业后的白鸦,比在支付宝工作那会儿似乎更忙了,“贝塔·朋友”咖啡馆的老朋友总是抱怨:“鸦总最近很忙”。

而白鸦的另一个外在变化,则是措辞行动上更加谨慎,甚至衣着上也更讲究些。重提当日微博大战李国庆,白鸦笑道:“现在不会啦,毕竟我们现在还很小嘛。”

最近,白鸦还爱上一项新运动——钓鱼。一开始他只是想磨磨自己性格里的某些东西,现在却一发不可收拾,与“逛”的另一位合伙人钱志龙一起几乎把杭州周围的鱼塘都扫了个遍。

曾经与他一起“北漂”的哥们郭磊说,白鸦来杭州后变温柔了,但是,这只是外表,在白鸦的骨子里,奋斗的血液一直在燃烧。

北漂:“理想主义”的胜利

2003年,21岁,因为一场失恋,撕掉自己所有的存折,白鸦跑到北京“北漂”并誓言“六年只做互联网设计”。

2011年,29岁,辞掉工作,和朋友凑了一千万,创办前端导购类网站“逛”。而此时,白鸦已经跻身国内一线互联网设计师行列。

都说,人生的轨迹往往是一环扣着一环,白鸦亦不例外。

“能去‘北漂’的青年,都是带点理想主义的,白鸦身上确实有点理想主义。”丁香园CTO冯大辉如此评价好友。

白鸦真名朱宁,白鸦的名字用了太久,以致他那些关系最铁的哥们也常常忘记白鸦的真名叫啥。说到名字,白鸦讲述,这源自一个寓言。

从前有一只鸽子和乌鸦,彼此羡慕。鸽子羡慕乌鸦自由,乌鸦羡慕鸽子在笼子里衣食无忧,于是,两人偷换了身份。乌鸦变成了乌鸽,白鸽变成了白鸦。乌鸽得到了食物,却因为被关在笼子里而郁郁而终。白鸦得到自由,却因为在外面找不到食物而饿死。

上高中时,白鸦看到这个故事,很受触动,于是决定取名为白鸦,用意即,宁可饿死,也不愿意失去自由。

白鸦成长的足迹确实是沿着寓言中对自由的向往不断前行,因打抱不平而与老师对着干,年少轻狂而辍学当水泥工,喜欢美术而再次回到学校,热爱互联网而“北漂”,在外人看来不务正业,白鸦却认定这是自己的选择。

2003年,大专毕业后,白鸦在郑州找到一份工作,但却因为和大学女友的分手,而决定“北漂”。

“其实每一个男人年轻时做的一个重大决定,都会和分手有关。我当时分析分手的原因,觉得是因为我在事业上不成功,为什么事业不成功,是因为我做事情不专注。”回过头看以前,白鸦更懂得剖析自己。

在大学里,白鸦做过舞美、室内装潢、设计、计算机等等,但每一样,似乎都没有坚持太久。在去北京之前,白鸦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六年内只做互联网设计,如果坚持六年还没有成功,再考虑转行。”

事实上,对于这个目标的设立,白鸦主要考虑两点:对于刚刚接触互联网的他来说,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自由,“互联网才是真正意义上属于任何人的,也不属于任何人,谁也别想把控它”;另一方面,在互联网行业中,他只懂设计,互联网设计无疑打了一个很好的擦边球。

然而,“北漂”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白鸦在北京找了近一个月的工作,一直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这时,“非典”来了。白鸦和两三个好友只能蜗居在北京五环外的民居里,没有正式工作,只能靠接私活为继,为了节省,白鸦和几个兄弟的生活费控制在每天十几元。

因此,当白鸦看到网上一组广为流传的图片——《蚁族的奋斗》时,无限感慨,“这可以说是当时‘北漂’生活的真实写照”。那段苦中作乐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白鸦倒觉得乐趣不少。

“非典”过后,白鸦终于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找到工作,在北京的生活也慢慢安稳下来。时间长了,白鸦接触到在北京一群同样热爱互联网设计的年轻人,为了便于大家讨论行业信息,白鸦作为发起人创立了UCDchina。作为国内最早的互联网设计师协会, UCDchina不仅提供了一个行业交流的平台,也让白鸦结识了互联网设计领域的一群哥们。

这期间,白鸦带着“北漂”的第一桶金跑回郑州老家创业,与朋友合资创办郑州锐目,通过以建立个人网站的方式搭建网络信息平台。虽然这家公司后来的发展一直不错,但业务倾向于软件行业,而不是白鸦希望从事的互联网,白鸦决定退出。

2004年年终,白鸦再次回到北京。相比几年前,互联网的氛围有了很大的改变,互联网公司开始重视网站设计和用户体验。白鸦一边在北大青鸟上课,一边和UCDchina的朋友做一些外包项目。

外包项目一直做了两年,白鸦先后参与263的聊天软件、高德导航系统、展讯科技的触屏手机等多达几十个项目,这两年也对白鸦的专业性提升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白鸦因此成为国内最早一批专注交互体验的互联网产品设计师。

2006年,在一次行业会议上,白鸦结识了百度设计总监郭宇,偏重技术的百度在当时还没有一个交互设计师。在郭雨的邀请下,白鸦进入百度。直至2007年离开百度,白鸦先后参与了近十个项目,其中包括百度统计、百度收藏、百度嗨等产品。

离开百度后,白鸦在外面继续做顾问以及外包项目,此时,白鸦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交互设计产品领域最为活跃的设计师之一。

 (入门后的第一个位置就是白鸦的办公室位置。之所以选择这个位置,白鸦说,坐在门口能看到所有人进门时的表情。)

南下:支付宝“修炼”三年

南下来杭,颇有点“误打误撞”的意味。

白鸦来到杭州的最初原因,并不是找工作,而是为了躲一躲奥运期间的北京。奥运期间北京的交通管制、夜间活动管制等等,对一向喜好自由的白鸦来说,无疑是难熬的束缚。

而这时,正赶上支付宝在酝酿三年来最大的版面调整,由此白鸦来到杭州给支付宝的员工做培训。

尽管前几年在北京混得风生水起,在圈子里也颇有名气,但白鸦清楚地意识到,虽然自己参与的项目不少,看得也多,但却没有真正地沉淀下来,“一般一个外包项目,1~2个月就能完工,之后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再管,拿钱走人,只管生不管养”。

进入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长期、持续做互联网交互设计产品才能帮助白鸦真正将这几年做外包项目的技术、经验沉淀下来,支付宝无疑是个大好机会。不过白鸦进入支付宝,却差点因为学历以及大公司工作经验的不足而未能成功。

这时,支付宝设计总监盛一飞给白鸦支招,先在支付宝干活,把支付宝改版项目做好。一个月后,当时任支付宝CEO的邵晓锋看到改版后的支付宝方案时,非常满意:“这就是我想要的支付宝。”白鸦知道,自己进支付宝的事定了。

相比在百度时产品主导、设计元素相对边缘化的氛围,支付宝对于客户体验的重视,让白鸦用户至上的产品理念找到了施展的舞台。

白鸦在支付宝的第一年接手支付宝的改版项目。一开始白鸦希望一边做一边调,但是后台操作非常复杂,一步步改进并不现实,白鸦决定将支付宝整个网站进行全面改版。历时一年,白鸦对支付宝网站大刀阔斧的改版,得到高层的充分支持和肯定。对新人的充分信任,开放的企业文化,使白鸦在支付宝如鱼得水。

在支付宝的三年,白鸦将其定义为“拼命做事的三年”,同时也将他的执着劲儿发挥得淋漓尽致: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三年几乎没有休过假,清楚支付宝的每一处细节。如果彭蕾(支付宝CEO)打电话问某一个错误,白鸦能准确地告诉她弹出的文字是什么,会有怎样的结果。

在阿里巴巴,白鸦另一个大的收获,也许是结识了一群互联网圈子的朋友。坏人、大鸟、冯大辉等一群“阿里创业帮”都曾是白鸦在阿里巴巴的同事。尽管这些人先后离开阿里自主创业,但并不影响大家一起创办“贝塔·朋友”咖啡馆,激烈地讨论互联网种种新闻。

“南下”的白鸦,还保持着“北漂”时的理想主义,但白鸦早已不是那个狂放不羁的少年,而是修炼着用“更高的境界”审视自己与世界。

好友冯大辉对他颇为了解:“白鸦身上有浪漫、草根、务实、细致等各种特征,这些看似矛盾的标签,却是白鸦的境界,这与他的经历和遇到的人有关吧。”

如果说在百度,白鸦感触最深的是简单可依赖的,帮助用户用最快捷的方式获得有效信息,那么在阿里巴巴,白鸦感受到的是客户第一、开放、重视用户体验。这两种文化,都融入到了白鸦创办的公司中。

对于离开支付宝的原因,白鸦在辞职信中,说到是个人的发展跟不上公司的发展,理由颇有点冠冕。也许NOP创始人刘爽离职后写的一封《创业前夜,写给京东的情书》道出许多“白鸦们”的心声:“大多数都劝我在京东再待几年,一边巩固积累基础,一边等上市后的回报,上市后再出来创业顺风顺水顺理成章……但是等我们从上市公司出来,行业进入门槛和成本已经被抬高了N倍,那点钱根本就不够,要想创业,这一两年就出来当野猪。”

(桌上足球,和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一样,“逛”的团队非常年轻,公司环境也体现年轻人的需求。)

创业:用打“快牌”的方式来沉淀

八年,互联网改变了白鸦的人生轨迹。现在,白鸦选择创业,进入电子商务领域,而“逛”的野心,并不仅仅是做一个前端导购网站。

如果说在百度,白鸦看到了整个互联网的发展轨迹,那么在支付宝的三年,白鸦则在最顶端目睹了中国整个电子商务行业的发展。电子商务在中国的狂飙突进,也让白鸦看到了理想和商业结合的可能性——帮助用户做购物决策。

与很多阿里人是在阿里看到机会后出来创业不同,从支付宝出来后,白鸦自己也没想清楚出来到底干什么,在他面前放着几个选择。

第一,去一家准上市公司做副总,即使无功无过等几年,等到公司上市,也能套现走人;第二,到国内另外几家互联网公司做高层,拿不菲的薪资;第三条路是创业,而这条路最苦,也最不具预见性。

在做出选择前,白鸦回了趟河南老家,一场不小的车祸让他心有余悸,也让他一下子有点大彻大悟。晚上躺在床上,白鸦看到家里的电器,用了不到一年就已经坏了。这触动了他的思考,中国人在消费决策上没有任何的可靠渠道,为什么不做这个呢?

而这时,白鸦在支付宝的老上司钱志龙已经出来创业,两人谈完,一拍即合,决定创办购物决策网站“逛”。

定了大方向,但马上白鸦就遇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何从最大的用户群、最好的品类切入?

“在中国的电子商务领域,从用户质量和需求量来看,3C处于行业的最高端,用户质量高,需求量大。其余的品类,如服装、美妆、母婴、旅行、美食走了一条向下的曲线,随着用户质量提升,需求量递减。”

避开3C、女装两大类目,“逛”将主要类目定位为美妆、母婴、旅行和美食。主要类目的不同,也决定了“逛”与国内几大导购类网站基因的不同,未来成长路径也就不同。

和别人4个月上线项目不同,白鸦在“逛”的上线上,一直打“快牌”。从提出概念到上线,“逛”只用了短短一周的时间。打开“逛”的最初页面,只有静态页面,没有程序,之后每一个月,“逛”上线一个新的应用。目前,“逛”已经上线了“主题街”、“发现喜欢、品类”、“个人中心”、“用户好友关系”、“求鉴定”五大应用。

如此快速上线,在白鸦看来并不是急着赶超美丽说、蘑菇街等导购类网站,而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与用户对接。草根出身的白鸦,一直强调只有用户才能决定“逛”该做些什么。

而为了应对这种闪电上线,还不具备用户沉淀的“逛”不得不依赖编辑模式生产内容。

因此,对于白鸦的“逛”,外界一直有这样的解读:“逛”是以编辑生产内容,用户之间并没有互动,而同类导购网站美丽说、蘑菇街则通过UCG生产信息,增加用户之间的联系与互动。

对此,白鸦显得有些无奈:“这是外界的误读,‘逛’并不是编辑主导的,现在‘逛’还是初级阶段,很多东西我们还在摸索之中。”

事实上,白鸦在知乎上也不止一次强调,现在的“逛”还只是0.1版本,与其用滚雪球的方式慢慢积累用户,“逛”更愿意选择先通过编辑生产内容,给网站定一个“调性”,培养一批优质用户。

相比前端导购网站鼻祖Pinterest,白鸦并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更多融入了自己对于用户体验的理解。尽管采用了经典的瀑布流展现方式,“逛”提供给用户的,还有“场景”式消费,例如想去海边玩的主题,“逛”会告诉你该准备些什么,防晒霜、游泳、墨镜、帽子等等,告诉消费者应该买什么。

目前,“逛”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20万,每日UV100多万,对于刚成立四、五个月的网站来说,这样的成绩算得上是高速发展。

(“逛”的核心团队,左起:韦杰、白鸦、钱志龙、穆小斌)

尽管在占领市场、产品上线上,白鸦打了“快牌”,但是白鸦并不急于将所有产品做好,“优质用户沉淀,用户之间互动做好,这些快不得,要慢下来,沉淀下来”。

而CEO钱志龙则透露,“逛”的1.0版本将在6月中旬上线,这也有可能是“逛”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改版。但是怎么改版,往什么方向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圈子:IT创业者的侠骨柔肠

“要不要为‘逛’倒点流量?”

“逛”上线第一天,白鸦收到这样一条短信,来自于蘑菇街CEO陈琪。就这样,白鸦的“逛”在蘑菇街上免费挂了两个星期。

而白鸦另一个好友——乐淘网CEO毕胜则寄了两千双鞋子给“逛”做体验。麦包包、银泰网、浪漫一身、初刻等等都以各种方式给予声援。

自白鸦从事互联网后,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是互联网出身。这群IT圈的创业者,有一些共同特征:面上有点冷,骨子里却是侠道柔肠加点理想主义。

2008年,白鸦在杭州创办“贝塔·朋友”咖啡馆时,抛出认股书,本来只是想找几个人合伙,却没想到有50个人自愿出资。因此,“贝塔·朋友”的股东有50个人,来自于全国各地。大家都知道,这年头,卖咖啡不赚钱,投资咖啡馆,纯属理想或者道义吧。

不过,作为IT经理人主题的咖啡馆,在“贝塔·朋友”,还真谈成过项目、招聘抑或融资。

事实上,“贝塔·朋友”也成为“逛”的孵化地。“逛”的另外三位主要创始人钱志龙、韦杰、穆小斌就是在“贝塔·朋友”咖啡馆讨论整个项目的框架、产品、结构和实施,头脑风暴到凌晨是常有的事。

同样起源于杭州,同样是阿里创业帮,同样做前端导购,“逛”与蘑菇街难免会被放到一起比较。

草根出身的白鸦,非常重视用户体验。“我在设计产品前,需要对产品有非常强的情景感,不然,我做不出设计。”白鸦如是说。与此相反,技术出身的蘑菇街CEO陈琪在市场、社区维护等方面更有经验。如果说,“逛”的场景感更强,更契合消费心理,蘑菇街则简单明了,暗合工科生的理性思维。

一个公司的风格多多少少会带有创始人的基因,“逛”和蘑菇街亦是。尽管两者都在做前端导购,但是基因并不同。或许,若干年后,“逛”和蘑菇街真能长成完全不同的东西。

对于“逛”这个事儿能不能成,白鸦并没有答案,这取决于很多因素,团队、市场、时机等等。

5月20日,正值他们难得休息的周末,白鸦和钱志龙跑到德清钓鱼。在一个小水塘,四五个人用小鱼钩钓鱼,一个上午,收获也不少。但到了中午,当其中一个人钓到了一条两斤重的草鱼时,余下的三人发现,这小鱼塘里有大鱼。于是,四人拿出所有的装备,换上大钩,准备钓大鱼。但是折腾了一个下午,四个人连一条小鱼也再没钓到。

钱志龙感慨:“这就是创业,一发现大鱼,所有人都会扑上去。但是单打独斗是不够的,现在的创业,更多要依靠资源整合。”

虽然,创业不是填空题,但若你能将每一个空格填满,你就更有机会成功。在电子商务创业门槛节节攀高的今天,具备资源,快速成长,也就比别人争取了更多的机会。某种意义上,将创业和钓鱼做一个比喻,“逛”的未来或许还有很多机会。

文章来源:i天下网商 

转载<< 白鸦:燃烧奋斗 >>请注明来源于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UED发言平台!用户体验网 - Hbued.com

关注HBUED创始人微信号:只需用手机微信扫一扫!

我们提供最全的互联网招聘信息、高端人脉信息、用户体验分析研究、互联网产品定位、网站运营推广等信息,关注HBUED掌门人的微信,可以直接与其沟通交流!

互联网人脉库入驻

优先被名企高薪发现你信息

我是高端互联网人士要入驻

名企高薪招聘发布

帮企业第一时间免费找人脉

我是互联网企业要发布招聘

爆料本地互联网事

每天爆料最新的身边互联网

我有最新互联网新闻要爆料

最新企业项目宣传

帮你针对互联网精准宣传

我要宣传我的最新创业项目




© 2008-2016 Hbued.com 版权所有 著作权与商标声明 |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关于创始人 | 商务合作 | QQ群:66206675 | 谢绝IE6.0浏览器

UED用户体验网 | 互联网+ | 用户体验 | 互联网资讯 | 网站运营 | 移动互联网 | 电子商务 | 创业访谈 | 互联网大佬 | 互联网人脉库 | 产品经理 | 产品设计 | 交互设计 | 视觉设计 | 前端开发 | 互联网招聘 | 热门话题